<progress id="g8iom"></progress>

    <li id="g8iom"><acronym id="g8iom"></acronym></li>
  • <rp id="g8iom"><acronym id="g8iom"><input id="g8iom"></input></acronym></rp>
      設為首頁 | 快速導航 | 聯系方式 蒼南智客網 | 教育科研網 | 教師教育網 |素質教育基地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教師隊伍 >> 名師風采 >> 正文
    溫州市師德楷模:縣實驗三小 李求冷 心有執念,逆境便是財富
    作者: 來源: 時間:2016/9/23 15:00:00 點擊:
     
    李求冷,男,漢族,1981年出生,本科學歷,小學高級教師,現在縣實驗三小任教小學語文學科,并擔任校刊主編、小記者站導師、縣小語網刊責編。2016年被評為市師德楷模。
    曾獲市學科骨干、縣優秀教師等榮譽稱號,獲市學科素養大賽、縣教育智客等10余項一等獎,執教市縣級公開課或作專題講座10余節次,撰寫近20篇論文獲市縣級一二等獎或在《語文天地》《溫州教育》等刊物發表,課例《太空生活趣事多》獲全國教育技術應用成果優勝獎。
     
    教育格言:心平氣和教書,平平淡淡做人。
     
    妻子常常感慨,我與她不是同個時代的人,雖然我們同是80后。她如何也相信不了,我的整個童年生活在青瓦土墻的木屋里;她如何也相信不了,我上學之前是個放牛娃,每天騎著牛漫山遍野地奔跑,到傍晚還帶回一捆捆牛草;她如何也相信不了,我的小學是在一個復試教學的“宮角”學校度過(在宮廟角落開辟出來的簡易的教室),一個老師既教語數又教音體美,一堂課里一邊教一年級語文一邊教二年級數學。她也相信不了,中考前夕我差點因為家庭貧困而輟學,是班主任的鼓勵動員才使我得以以全校第一考入師范學校;她也相信不了,我畢業后如何在一個偏僻山區任教8年,直到全校剩下19個學生,我的班級只有2個學生;她更加難以相信,在這樣的艱苦環境中,我又如何奮斗才取得現在的小小成績。
    2000年,我秉承恩師衣缽回到素有“蒼南西藏”之稱的昌禪鄉任教。那時,每月工資才570元,幾個同事一起搭伙燒飯,所剩就無幾了。學校里根本沒有獎金、補貼,最高興的是教師節的時候每個人能夠得到50元錢。有的學生家里窮,沒錢交雜費,學校會要求科任老師作擔保。記得我班級有好幾個畬族的學生,因為家里窮,到了學期結束了還交不起雜費,有的甚至挑了一些柴火或抓一只公雞到我家里,說要抵債。我看了很心酸,還為他們墊付了好幾百的學雜費。我還一直為這事耿耿于懷,擔保成了替人交學費。后來,我才知道,我的同事中比我付得更多的大有人在。有的老師還給學生買文具,買衣服呢。雖然大家都不富裕,但是大家熱愛自己學生的那份心是無法阻擋的。這些又讓我想到了自己的小學生活,我也不是一直是受著老師的恩惠長大的嗎?記得我上五年級的時候,我出麻疹了,家里人想讓我在家休息,可是我執意要上學。父母很擔心,當時我可敬的鐘老師,每天讓我去他宿舍里吃飯,特地我為燒了一些好菜,直到我身體痊愈。每次想到這些,我都很感動。想到自己為學生做的還遠遠不夠。
    山區的冬天,北風蕭瑟,寒氣襲人。晚上9點許,不足10平方米的辦公室中仍折射出清冷的燈光,伴隨著一串串霧氣,時不時還會有一些爭論的聲音傳出來。這個小小的辦公室,擠著7張辦公桌,它們都是從不同單位下了崗后來到這里的,2張來自蒼南教委,1張來自江山,另外幾張不知來自何處。它們被擺放在這里的年份不一,有的從我讀小學時就在,有的是我2000年參加工作時剛送到的。它們被錯落有致地擺放在辦公室的兩旁,左邊三張對著門,右邊四張對著窗。中間的過道處有一個大窟窿,沙石經常能從里面跑出來,我們拿了一些泥土填了上去,可是每一掃地,它又恢復到原來的模樣。我的桌子在左邊第2張,靠墻有塊掉漆的大黑板,黑板的下方有個洞,有時會有老鼠出來作祟。正是在這樣樸素的環境中,催生了我們樸素的夢想:讓孩子取得好成績,用讀書的方式改變自己的命運。
    山區的教育就是這樣純粹。沒有過多功利追求,沒有華麗的宣傳包裝,只有那平平淡淡的真切和勤勤懇懇的耕耘。為學困生補課是家常便飯,但從無有償無償之說;三五成群的教學談論隨處可見,但卻沒有上綱上線的所謂教研方式;私下里“推門課”“研究課”“邀請課”數不勝數,但從未列入教學的計劃,大力吹捧。一切只因需要而存在。清楚地記得,教一年級時,我與蘭老師搭班。為了更好地做好課堂常規,掌握孩子的學習動態,我上課時他來旁聽,他上課時我旁聽。有段時間,我們看到孩子的程度參差不齊,還將一個班分成兩個班,兩個人的工作量由此增加了一倍。當落后的孩子逐漸趕上來的時候,我們又將兩個班合二為一。2002年,時任縣教研室副主任宋旭老師到我們學校檢查大讀寫工作,看后他大為感動:萬萬沒想到在一個遠離喧囂的農村學校竟然把大讀寫搞得如此實實在在。沒有環境識字本,我們把拼音本撕成兩半來代替;沒有彩色筆,我們教孩子用一些野果來彩色;我們經常把孩子帶到圖書館,讓孩子鉆入童書的海洋,記錄文學家的妙語珠璣;一篇篇日記是學生與老師心靈的一次次撞擊。
    這艱苦的8年間,我還邊工邊讀,利用節假日和寒暑假,參加歷時6年的學歷函授,完成了大專和本科的學習進修。與此同時,每到周末聽說哪里有名師上課,總是自費前往;有時為了省點錢,則會等看守的人撤了混入會場觀摩。2003年,我狠了心花了3個月工資買了一臺屬于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從而開啟了自己專業研究的大門。我肆無忌憚地享受著免費的教學資源,足不出戶地觀摩全國各名師課例、實錄,將一節節實錄還原成一個個設計,反復比較揣摩:為什么這樣教?還可以怎么教?“還原”“比較”“模仿”“挑刺”成了在網絡平臺下開展自主研修最常干的幾件事。我時時不忘刷新課改前沿資訊,從當年的“大讀寫”,到“詩意語文”,到“新課程”,到“新教育”,到當下的“群文閱讀”、“新常規”,教育理念和實踐研究努力能站到教育的前沿。逐漸地,我的專業視野越來越寬廣,我的教學主張越來越清晰,我的教學技藝不斷提高,各種教學榮譽接踵而至。
    回顧這些,只想告訴尚在艱苦環境中的人們——只要心有執念,逆境便是財富。
    附件下載:
    【字體: 】【頂部】【關閉本頁
    最新發布
    閱讀排行
    最新圖文
    我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