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qxucq"></source>
        <u id="qxucq"></u>
          設為首頁 | 快速導航 | 聯系方式 蒼南智客網 | 教育科研網 | 教師教育網 |素質教育基地網
        您的位置:首頁 >> 教育時訊 >> 教育周刊 >> 正文
        【今日蒼南·第60期】我是教師 不是病人 藻溪中學教師章步其
        作者: 來源: 時間:2015/4/2 8:44:00 點擊:

         

        我是教師 不是病人——記藻溪中學教師章步其

           出生八個月,意外患上小兒麻痹癥,被告知永遠也站不起來了,他卻偷偷練習走路,用一年時間從樓上走到了樓下。高考時,因一紙診斷書,與理想大學擦肩而過,他卻用獨有的辦法跨入大學校門,并與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工作16年后,檢查得知患上了腺癌,需要化療,他卻欺瞞了所有人,照常上課,燦爛依舊。

        疾病、挫折、失敗……面對這種種苦難,他說,生活就是這樣,往往來的意外,但既然遭遇就應坦然面對。雖然現在身患癌癥,但他的身份不是一個病人,而是教師章步其。

         

        意外,遭遇就坦然面對

          霍金、張海迪、海倫·凱勒……藻溪中學九年(3)班學生陳雅詩從小就知道很多身殘志堅的典型人物,但從未想過還有一個鮮活的事例發生在自己身邊。

          去年期末考試前,章老師就已經知道自己的病情了,但從來沒有在全班同學面前提起,也沒有表現出來,直到上個星期,我們才從校領導那里知道。陳雅詩口中的章老師就是藻溪中學教師章步其,九年(3)班語文老師兼班主任。去年12月,章步其無意中發現脖子旁邊長了一塊贅肉,去醫院檢查被告知患上腺癌。

          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要落到一個人身上?陳雅詩所說的不幸,除了老師近期被查出患上腺癌外,還有他的小兒麻痹癥和求學、工作等特殊經歷。

          當周圍所有人都為他感到心疼時,章步其的反映卻是與眾不同的。洗澡時,發現脖子上突然長了一塊肉,不是我自己的,哈哈。醫生說是腺癌,一時死不了。描述病情時,他用手指了指脖子。這是他的原話,而且是笑著說的,似乎在說一件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談及近年境遇,章步其的笑聲依舊爽朗。出生八個月時,他患上了小兒麻痹癥。小學五年級時,當很多同齡的孩子都在田間肆意奔跑,他只能趴在窗前看著。診斷醫生說他再也站不起來后,他想試試看。趁著家人都出去的空檔,他把一個人關在樓上的房間里,把所有的棉被都鋪在地上,然后一點一點地練習站立。沒想到幾個月后,他竟奇跡般地站了起來。更加意外的是,一年后他竟然從門邊走到了窗臺。

          讀初中時,因父母做生意傾家蕩產,他靠老師和同班同學的資助才勉強交了學費,沒錢買學習資料怎們辦?無意中看到老師辦公室有一些多余的練習冊,他就了一個學期,而且還考上了蒼南中學。

          好不容易高中畢業,按高考分數,他可以上個理想的大學,卻因為殘疾鑒定不小心被降低了等級,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沒有一所大學錄取。他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把自己的經歷寫下來,然后郵寄給了當時的省教委有關負責人。因高效錄取已經結束,他最后去了一所電大。當大學校園里的學生都對他的成績和能力產生質疑時,他成為了大學記者團團長,社員有一百多人。

          大學畢業后,他最開始只是藻溪中學的一名圖書室管理員,他用半年時間幾乎閱讀了圖書室里的大部分書籍。走上講臺后,很多學生與家長都懷疑靠雙拐與殘疾車行走的他不能勝任,他卻在最短時間內就打消了大家的顧慮,成為一名優秀的語文教師兼班主任。

          工作16年的他,前段時間被檢查出患上了腺癌,已經擴散,未找到病灶,需要化療。

          生活就是這樣,往往來的意外,但既然遭遇就應該坦然面對。他說,過去的很多事情,他都是笑著面對的。以后的一些意外,他依然能夠笑著面對。

          教育,我早已以身相許

          章步其在藻溪中學從事語文教學工作已有16年,其中12年擔任班主任工作。

          為人和善,總是微笑著上課,講課很精彩。”“他很關心我們,有一次我回家很晚,他就用車燈照亮我回家的路。”“有一次肚子痛,章老師第一個發現,然后把我送到醫院打針。來到他所任教的班級——九年(3)班,問及章步其老師的平時表現,同學們圍坐一團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

          品學兼優,他是全能手。黃夢瑩同學聲音最響亮,臉上寫滿了崇拜之情。按照她的話說,章步其老師是一個全才,語數英、科學、社會,只有學生問不到,沒有他答不出的。下棋、書法、寫作、拉小提琴,無一不曉、樣樣精通。他雖然行動不便,但非常好動,每天都是很早來到學校,經常能夠在班級看到他的身影;每到周末,只要有時間,就會去家訪,家長和同學都很喜歡他。他很樂觀,無論碰到多大的事,都能笑著面對。……

          因為身體的原因,章步其老師剛剛分配到學校時,沒有分配教學任務,只是在圖書室當管理員。藻溪中學校長盧立潑說,章步其在藻溪中學讀書時就是有名的才子,懂棋藝、曉書法、通音樂,曾經在學校文藝匯演時以一首歌舞《血染的風采》爭奪在校所有師生的眼球。工作后,校領導覺得在圖書室有點可惜,就讓他走上教學崗位,沒想到學生都很崇拜他,家長也很喜歡。曾經有一個學期,他擔任三個班級的語文教學工作,最多時一天上六節課。平時他都要拄著拐杖或者坐輪椅走路,三個班的教學任務對他的身體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因為長時間的站立身體可能吃不消,但他都堅持下來了。

          在盧立潑的眼中,章步其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教師。他當了十幾年的班主任,每當一屆班主任,他總能與家長、學生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他關注每個學生的成長,從不放棄任何一名學生。他特別關心留守兒童,在臺風頻發的季節,他最先顧及的不是自己家里,而是安置那些留守的孩子。

          每個學校都有教育宣傳信息員,我們學校的教育宣傳工作就是由他負責。盧立潑介紹說,章步其工作很積極,只要學校有教育宣傳工作,不管是文字還是攝影,都是他一個人負責,曾經三次被評為縣教育宣傳信息先進個人。章步其在學校可謂身兼多職,除了固有的教學任務外,他還是校文學社指導老師,他指導的學生在省市縣乃至全國各級征文和比賽中都曾獲得理想的成績,他指導的文學社還被評為縣優秀社團,他負責的校刊也被評為縣十佳校刊校報

          問及肩上擔著這么多的擔子,會不會有些吃不消時,章步其風趣地說:既然選擇了教育,就要以身相許嘛!如果不是領導、同事、同學極力勸說,他會一直隱瞞病情,帶病上課。他說,現在每三個星期就去上海化療一次,最擔心的是化療要請假,耽誤學生功課。提到他的畢業班學生,章步其臉上寫滿舍不得與不放心。

          因為班級里有幾名學生的情況,代理班主任不是很清楚,想過來交代一下。雖然才請假三四天星期,醫生也建議不要出去吹風受涼,但章步其還是偷偷來過幾次學校。其實他還想到班級去看看學生,但沒敢進去,他擔心那些女生會哭。說這話時,他的臉上少了一絲笑容。

          勇者,自是無懼亦無畏

          上下樓梯,拐聲清脆;教室出來,滿身粉塵;辦公室里,談天說地;教研會上,謙虛和善。章步其留給同事的印象是,他沒有大多殘疾人都有的自卑和極度自尊。不管在哪里碰到他,總是陽光燦爛,好像從來沒有什么憂愁病苦似的。即使現在身患癌癥的他,也沒有出現情緒低落、工作態度變化大等情況。

          醫生說這種腺癌是比較好的一種,問題不是很大,化療幾次說不定就會好起來,沒事。面對那些擔心他病情的領導、同事與學生,他總是輕松平靜地安慰著。

          其實,他心里明白,病情并不如他所說的那般輕松,醫生說他的腺癌應該是從其他地方轉移而來,如果是胰腺癌就會比較麻煩,但一直查不出病灶,所以只能邊醫邊看。已經擴散,但至今還沒有找到病灶,我現在就是一只小白鼠,正在接受試驗。即便這樣,章步其還是始終微笑著。

          采訪時,記者有些擔心,說了這么多傷心事,會不會影響他的心情。章步其的回答只有三個字:開玩笑!

          “‘再長的路也有盡頭,千萬別回頭;再沮喪的心也有希望,千萬別絕望。這是我的座右銘。章步其說,他從來不是一個內向的人,也從來不悲觀。從小到大,難免有很多人向他投來異樣的目光,但他從來不畏懼,一直都是昂著頭向前走。他也從來不把自己當做一個殘疾人來看,因為苦難可以發生動機,也可以扼殺生機;可以磨練意志,也可以摧垮意志;可以高揚人格,也可以貶抑人格,——全看受苦者的素質如何。

        化療期間,我還可以幫助鎮里編輯藻溪鎮鎮志,有時間還可以來學校轉轉,看看學校和孩子們,不會讓自己荒廢的。章步其說,勇者無懼!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積極配合治療,早日回到講臺。只要能在講臺上站一天,他就不是病人,而是教師,他要繼續做一名知識淵博、非常有趣的人民教師。(記者 郭永慧)

        (原載于《今日蒼南》2015329日)

         

        附件下載:
        【字體: 】【頂部】【關閉本頁
        最新發布
        閱讀排行
        最新圖文
        我去也